当前位置:主页 > 糖酒 >
江西抚州:司法公信“看得见摸得着”的精彩
时间: 2021-07-17

  抚州位于江西省东部,辖10县1区和1个经济开发区,总人口390余万。近年来,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结合当地实际,提出并践行能动司法、公正司法、为民司法、高效司法和廉洁司法的“五个司法”工作思路,切实履行审判职能,不断增强司法公信,服务幸福抚州建设。就在不久前,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还被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记集体二等功一次,成为近十年来江西省唯一获得集体二等功的中级法院。连日来,笔者走进才子之乡,耳濡目染了他们从细节上做文章,抓好司法公信建设的点滴精彩。

  4月28日,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正在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中型数字化法庭进行二审开庭。

  在法庭质证阶段,书记员将一份文字证据材料放在高清扫描仪上,轻点电脑鼠标,不到3秒钟,证据内容全部清晰地扫描在两块大型显示屏幕上。

  庭上,合议庭法官相互配合,有条不紊驾驭庭审,引导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有序陈述意见,避免了“爆场”发生。

  台下,参加旁听的群众、当事人亲友仔细观察台上的每一个举止,静听每一句“台词”,不时轻声交流看法。

  庭审现场发生的每一个片段,在抚州中院每间办公室打开内网视频,一切都尽收眼底。

  场外,抚州中院评查人员进行同步收看,在线对法官庭审着装、驾驭水平、庭审语言等进行评估打分。

  “庭审公开透明,可圈可点”、“证据展示和质证很充分”、“全程录音录像让我们很放心”。庭后,很多“围观”庭审的旁听群众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法官审案,今天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目测法官开庭,了解法院,这样科技化的庭审确实很了不起”,旁听庭审的临川区一位周姓社区干部向笔者坦言,“希望法院能够敞开院门、庭门让更多的群众走进法庭,接受法制教育,感受司法公正、公开。”

  “我们‘数字化庭审’实现了‘五同步’:同步录音录像,同步记录,同步显示,同步上网,同步评查。”抚州中院司法技术处处长朱利瑞表示,而且,我们庭长挂帅开庭观摩已成为家常便饭。

  采访中,笔者了解到,2011年,抚州中院新一届领导班子到任后,坚持“高起点,强推动,广运用”的思路,高度重视利用信息化建设成果推动法院工作科学发展,多次专题研究部署信息化建设工作。

  如今,在抚州中院,从立案时起,该院立案、开庭、审判、执行等所有诉讼环节案件信息均同步输入电脑,不仅推行电脑随机分案,更实现了办案流程的全过程自动跟踪管理。

  对于普通群众和当事人,他们只要点击审判庭门口的触摸式公共信息查询系统,案件进行到哪一个阶段的信息便一跃而出。

  今年年初,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忠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抚州中院“数字化庭审”推进审判管理工作科学化、信息化取得的成效予以了充分肯定。

  “太严格了,连几个标点符号出错都不放过,几个这么个的问题放在放大镜下亮晒。”4月28日中午,南丰县人民法院黄法官看到自己制作的判决书列进“审误公开栏”后,略显尴尬地告诉笔者。

  “苛刻”、“找茬”、“鸡蛋里挑骨头”,近年来,提及案件评查工作,很多法官脑海里立即蹦出这样的词语。

  在抚州,很多法院不仅每月坚持开展评查,每月通报,有的还设立审“误”公开栏,或通过法院内网,对于制作粗糙的裁判文书予以亮丑。

  “每月月初公告一次,编发一期案件评查通报,通过当月案件当月评、发现问题及时纠、个性问题单独讲、共性问题集中改。”崇仁县法院审监庭庭长吴凰行表示,对纠改情况,还会进行跟踪复查,不让带“病”案卷进入档案室。

  2010年6月,全国法院先后启动“百万案件大评查”活动,“两评查”活动,抚州法院以这些专项评查活动为契机,进一步完善细化了案件评查方式、办法、案件质量责任追究等一批制度,将案件评查过程渗透到案件审理的每一个环节。有时候,评查组工作人员还“突袭”庭审现场,当场对法官的司法礼仪、驾驭庭审、归纳认证、当庭调解、裁判说理等方面,进行挑刺和评查。对于一些影响大的、或者疑难的缠诉案件,他们着力推行“集中会诊”制度,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司法监督员、基层干部、群众代表等会诊号脉,评查案件已审部分,监督后续审理过程。

  不仅如此,抚州市两级法院还充分借助信息化建设成果,为案件评查工作插上科技的翅膀。推行案件信息同步录入,启动庭审现场在线评查,引入法院新综合信息管理系统和裁判文书纠错系统,实现了不受时间、地点限制,随时随地全方位、全过程评查。

  “评查管理制度的细化无疑给办案法官戴上了‘紧箍咒’,毫不留情的通报更是让人脸上火辣辣的!”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评查小组成员上官笑东介绍说,以前一个小笔误、小符号错了,可能都不会太在意,现在大家可不敢马虎。

  为了减少差错,不少法官购买了《新华字典》和《语法精选》等工具书,放在办公桌上,以备查阅使用。

  除了评查方法更加细致、灵活外,抚州两级法院对案件评查结果一直保持“零容忍”,并明确提出“四个不放过”的要求:“评查不严不放过”、“有错不纠不放过”、“有责不究不放过”、“结果不亮不放过”。

  在抚州法院,按照规定,案件质量问题是分级认定的,分大错、中错、小错。案件受理通知书、送达证、退卷函等填写不全不规范的,内文中有错别字、同音字的都属于“小错”范围。

  “对于案件质量出现的诸如适用法律出错等‘大错’,又没有及时纠正的,将会建议法官离岗学习。”上官笑东透露,到目前为止,通过评查制度还没有发现出现适用法律出错的情况。

  今年以来,评查各类案件和法律文书3958件,开展评查点评7次,公示“问题”法律文书112份,格式不规范、错误标点以及庭审用语不规范等28个细节问题被一一“挑”出,全部限期责任整改。

  今年1月,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被授予全国法院“两评查”活动先进单位,该院一起行政庭的庭审被评为全国法院优秀庭审。

  “柯院长,我们村公路、村办公楼在你们各方面的支持下修建好后,大家干劲更足了,村里准备发展绿色产业,祝你五一劳动节快乐!”5月1日上午,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柯军看到这条短信时,脸上露出笑容。

  发信息的是抚州市临川区茅排乡山陂村的村党支部书记邹应发。茅排乡是临川区最偏远的山区乡,山陂村是茅排乡最边缘的一个村。

  柯军与邹应发结缘于定点包扶贫困挂点,而在去年 “五个一” 基层工作周活动中密切了联系。

  去年6月中旬,为进一步密切干群联系,督查工作,抚州中院创新司法巡查模式,集中利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开展了以“一次督查、一次谈心、一次接访、一次走访、一次调度”为主要内容的“‘五个一’基层工作周”活动。活动中,他们组成11个工作组分赴基层,组织了538名基层干警参与民主测评,与80余位基层法院班子成员谈心,走访单位52家、干部群众106人,征集意见、建议85条,即时化解率达九成。该做法在省院《工作参阅》上刊登,向全省法院推广。

  “‘五个一’基层工作周”活动,只是抚州法院把话音筒对着“吐槽声”,广开言路,听民声、解民忧的一个缩影。

  为进一步拓宽民意表达渠道,抚州两级法院不仅建立并落实了首问责任制、领导带班接访制度、领导带卷下访制度、领导包案责任制等一整套领导接访处访责任制,还开通了民意沟通热线、民意沟通信箱,网络互动平台,把领导的话筒更多递给了普通百姓和缠诉当事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法院与百姓拉近了距离,减少了误解,有的还通过接触与吐槽者成了朋友;群众也逐渐由“吐槽”、‘倒苦水’开始转向开口赞法官、理解尊重司法。抚州法院领导坚持下访走访后带来的这种变化,经常可见可闻。

  除了领导直面“吐槽”外,抚州两级法院把“回访评法官”作为查找办案瑕疵、了解民意的另一重头戏。

  每天上班,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监察室黄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电话,重复着这几个问题,然后用笔圈圈点点记下回访的结果。

  “平常对照立案登记簿,以随行随机回访为主,一些敏感案件和大要案进行定向访。”黄娟告诉笔者,另外,针对法院信访部门反馈的信息,也要进行定向访。

  “所有回访的案件,都要进行登记、梳理,建立台账。发现问题的,要研究分流到相关庭室进行处理。”黄娟翻开一本回访登记簿介绍说,处理结果一般都会反馈给受访当事人。

  对于访出的问题,就算再“小”,抚州法院坚持当做一件大事来办,要求对号入座、对症下药、分清轻重缓急,一竿子插到底,予以稳妥化解。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以来,抚州两级法院就回访当事人710余名,发出调查问卷80份,解决或解答当事人诉求260余条。



友情链接:
糖酒招商网,糖酒招商行业门户网站,是权威糖酒招商行业综合服务平台,糖酒招商专业市场,由生意宝打造。